网游之逆天戒指

作者:上古圣贤

    一大缸酒下肚,蒋飞是气不长出面不更色,简直把大胖子的眼都看直了。

    “好……好酒量……”最终眼看着蒋飞把一缸酒喝完,大胖子才结结巴巴的说道。

    “怎么样?服不服?”蒋飞把酒缸往地上一顿说道。

    “服!我皮刚服了!”大胖子对蒋飞作了个揖,这次他对蒋飞真是心悦诚服了。

    “你叫皮刚?”蒋飞问道。

    “嗯!他们都叫我大皮缸!”皮刚点头道。

    “你是干什么的?”蒋飞问道。

    “我在恭王府做教师。”皮刚答道。

    “教师?教学生吗?”贝拉好奇的问道,因为大皮缸的样子怎么看也不想是为人师表的人。

    “不是,这位小姐您有所不知,皮刚大人是恭王府的教师爷,是给恭王府看家护院的。”一旁的酒保解释道。

    “原来如此!”蒋飞点了点头,这大皮缸虽然长得跟个球似的,但实力还是有的,凭借他超过五百万的战斗力,哪怕在王府也得算个金牌打手!

    “嘿嘿,这位小哥,不知道你怎么称呼?”皮刚讪笑着问道,他此时对蒋飞那真是心悦诚服,就像他自己说的那样,能打败他的人有不少,但真能喝赢他的人,他还真没见过。

    “我叫蒋飞。”蒋飞这边倒是没有隐瞒自己的姓名。

    “嘿嘿,蒋小哥的酒量真是惊人,我皮刚还真没见过您这么能喝的人。”皮刚再次赞叹道。

    “对了,你说你在恭王府任职?”蒋飞眼珠一转,心中有了主意,他虽然不知道这恭王是什么人,但既然能封王,那地位一定不低,而这胖子在恭王府任职,多半是能听到一些辛秘的,如果跟他结交,那么八成就能打听到一些上流社会的辛秘,到时候也有助于蒋飞进行他的计划。

    “是啊,不瞒蒋小哥您说,我皮刚虽然不如您厉害,但还是深的恭王大人宠信的,在这离州府内,您要是遇到了事情,跟我皮刚打个招呼,我一个二指宽的条子基本就能解决!”皮刚十分得意的说道。

    “呵呵……那就多谢啦……”蒋飞不置可否的笑了笑。

    “呃……”皮刚看到蒋飞那意义莫名的微笑,立即就想起蒋飞是个超级高手,如果人家都解决不了的问题,估计自己的面子也起不了多大的作用。

    “来!我们找个安静的地方喝几杯!”蒋飞看出了皮刚的尴尬,于是主动找酒保要了个雅间。

    “好好好!有道是酒逢知己千杯少,今天我们一定不醉不归!”大皮缸一听说要喝酒,立即就兴奋了起来。

    很快,在酒保的引领下,蒋飞等人来到了一个安静的雅间,随后酒保上了几壶好酒之后就退了出去。

    “来来来,蒋小哥,来!喝!”大皮缸先给蒋飞慢慢的斟上一杯之后笑着说道。

    “好!喝!”蒋飞喝酒的同时,也给贝拉和西尔维送了个眼神,两个女孩儿领会之后立刻退到了一旁,然后纷纷出手施展屏蔽结界把雅间给隔绝了起来。

    因为两女的实力也超出大皮缸太多,所以他丝毫也没有察觉。

    “蒋小哥好酒量!像你这样的爽快人现在真是太少了,别说恭王府了,就算整个离州府也找不出您这样的豪杰!”推杯换盏几轮之后,大皮缸已然喝嗨了,跟蒋飞已经达到了无话不聊的地步。

    “恭王府那么大的地方,都没有一个能喝酒的人吗?”蒋飞故意把话题引到了恭王府上。

    “切!别提他们了,都是一群孬种!”大皮缸十分不屑的说道,在他的眼中,光能打可不算好汉,既能打又能喝的才算英雄。

    “对了,既然你在恭王府任职,那么有没有听过什么有意思的事情?”蒋飞看大皮缸喝的差不多了,于是就开始套话了。

    “有意思的事情?”大皮缸愣了一下,但是也没多想,首先他此时已经喝的差不多了,之前就喝了一缸酒,现在又喝了不少,所以已经有点晕乎了,而且在他眼中,蒋飞这种又能打又能喝的家伙都是英雄好汉,所以也就没怎么防备。

    “是啊,你没听过什么王孙趣事吗?”蒋飞看似漫不经心的问道。

    “呵呵,那帮家伙趣事倒是没什么,龌龊事倒是成堆!”大皮缸撇了撇嘴,那话匣子就算是打开了。

    “蒋小哥你是不知道啊,这帮一生下来就身具高位的家伙,掌握着很好的修炼资源,但却不努力修炼,反而流连于酒色之间,尤其是恭王府的三世子,那家伙简直就是色中恶鬼,花里的魔王,如果有一天您遇到了他,最好让您身边的姑娘们离他远点……”大皮缸摆了摆手说道。

    “真的假的?我怎么没听说过?”蒋飞差异的问道。

    “嗨!还不是我们这帮人整天给他们擦屁股,他们那点龌龊事早就人尽皆知了!”大皮缸不屑的说道。

    “有那么夸张吗?”蒋飞好奇的问道。

    “夸张?”大皮缸瞥了蒋飞一眼,然后继续说道:“这么说吧,那小子一周七天有五天住在窑子里,你说这夸张吗?”

    “我擦!这么夸张?!”大皮缸的话还真的吓了蒋飞一跳。

    “哼!这还算是好的,偶尔这家伙玩腻了窑子的姑娘,还会自己出去找乐子,那时候才是我们最忙的!”大皮缸一脸嫌弃的说道。

    “嗯!那他一般都到哪个窑子去啊?”蒋飞问道。

    “这不太好说,这离州府的窑子他几乎都是常客,不过最近他比较流连一个叫高雅轩的地方。”大皮缸说道。

    “高雅轩……”蒋飞被这个名字给弄得很无语,一个窑子居然叫这种名字,还真让人不知道该如何去评价。

    不过不管怎么说,蒋飞算是得到了一个比较重要的情报,随后他又跟大皮缸打听了一些事情,也得知恭亲王在整个离州府乃至荧惑星都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

    “就这么定了,我们就拿这个恭亲王的三世子作为突破口!”从酒馆出来,蒋飞心中已经有了定计。
澳门赌博平台网址-澳门赌城网投-真人棋牌游戏_网游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