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大神遇到大神

作者:鬼魅妹

    那该死的系统频道上,大剌剌地挂着两行字。

    [系统]由于你申请强制离婚,扣除888银作为玩家生活0322的精神损失费。

    [系统]你减少了888银。

    该死的强制离婚!!该死的888银!!他什么时候申请强制离婚了?他哪个时候申请强制离婚了?陆水寒怒火中烧,差点一拳砸在电脑上。心里,一阵一阵揪得疼。他明明没有点掉强制离婚,为什么回变成这样?为什么为什么?!!

    他不过就是气不过那女人不理他,所以气冲冲地跑来在月老晃了一圈,才刚跟月老对话就关了——不对,那时候不正是总裁敲门吗?他难道没有关,他难道前去开门的时候正好不小心按到了确认键?

    该死的!!陆水寒将牙都快咬碎,满心慌乱地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她是不是以为他要跟她断绝关系,所以再也不理他了?她是不是觉得自己不理她了,所以连句问话都没有?她是不是……

    还没下班,陆水寒失魂落魄地纠结着,回自己的老窝拱上了床。在床上翻来覆去好久,就是不敢去她家找她,就是不敢再去游戏骚扰她。他怕看到她一脸的绝情,怕看到她干脆连自己的东西都扔了,他怕她根本无视自己……

    脑子里乱糟糟的,拿起手机,却不知道打给谁。

    纠结着,入夜沉沉睡去。第二天醒来,已经10点半,反正迟到了,干脆旷工,再睡。睡到晚上睡不着了,才爬去厨房。一进厨房,脑子轰地一下空白了。

    她会不会还没吃饭?她会不会现在很饿?她会不会又忘了时间?……

    好不容易吃完饭,才发现电脑也没带回来。只好再爬上床,翻来翻去。

    她会不会很冷?她会不会又睡不着?她会不会又通宵不注意身体?……

    正想着,手机响了。难道是她?

    欣喜地抓起一看,是自己亲爱的堂哥陆展鹏。有气无力地安下接听:“什么事?”

    “小寒,晚上去玩怎么样,我正在你住的地方不远,听说这边夜总会的妞很正点喔!!”

    “没兴趣。”

    “喂,怎么啦?别这么扫兴嘛!我好不容易来不趟!!”

    “都说了没兴趣。”使劲吼一声,挂线。

    再打来,某人气呼呼地接听。“干嘛?都说不去了!!”

    “怎么了啊?小寒你很不对劲唉!!是不是……被人甩啦?”

    轰!脑子又是一片空白。一秒后,某人回神,咬牙切齿:“对,老子就是被人甩了,你高兴了吧?”

    “啊喔!”对方怪叫一声。“哪家的姑娘,能把你给甩了?这么强悍?我要去围观!!”

    “滚!”挂机,关机,睡觉。

    浑浑噩噩的某人,就这样关了机睡觉吃饭如同行尸走肉过了三天,脑子里无时无刻不在想着,到底该怎么办?要去找她吗?不要去找她吗?她会不会还在生气?她会不会以后再也不理自己了?可是他真的不是要去离婚的啊!!真的不是啊!!

    就在某人纠结的同时,叶欣陌也很纠结。为什么少了一个人,就没有那么多热闹了?为什么少了一个拥抱,就没有那么安心了?为什么少了一个嬉皮赖脸的家伙,自己的心反而没有以前那么沉静了?

    叶欣陌纠结了几天,估摸着自己大概是太久没有出去吸人气了,所以导致自己精神紧张情绪不稳,于是她很快决定,出去逛街吸人气。

    下线关机,才刚准备出门,眼睛一瞟,便看见了大厅沙发上刺眼的快递和那透出一角的空白合同。叶欣陌叹了口气,反正也要出门,就顺便……去一趟吧!!

    半个小时后,叶欣陌捏了捏手上装着合同的袋子,嘴唇抿了又抿,一向淡漠的脸上泄出一点忧伤。前面,就是雷霆公司了,从第一次踏入雷霆起,就注定了她与雷霆这一生的纠葛。长长地吐了一口气后,她还是在门卫狐疑的眼光中踏进了大门。

    轻车熟路地找到八楼,躲过前台的追问,直接往陈自咏的办公室奔去。只是两年不曾过来,办公室的格局变化不是一般的大,终于揪住一个人问清地址,轻飘飘地离去。只剩下那个被揪的人惊愕得半天没有回过神:这女人是谁?找大名鼎鼎的杉树编辑?

    要说一般找主站编辑的,莫过于出版商、作者等,但是出版商?这女人完全内敛的说话和动作根本不像。作者?女性混主频的几率少得可怜,更何况是杉树编辑?他可是密大的专署编辑!一般人都不需要他来管。

    经过这小编的一番推测,很快就得出结论,这肯定是杉树大编在哪里惹的风流债,玩腻了便抛弃人家,这不,上公司来堵人来了。

    没办法,干文字这行的,想象力都很丰富。这小编一琢磨,觉得是个新闻,于是屁颠颠地跑去跟一同进公司的好友分享,好友又抓住上厕所刚出来的某编一谈……

    于是,叶欣陌浑然不知,她的到来引起了主频大大小小编辑们的多少臆测。才刚到杉树所管辖的编辑部门口,眼尖的陈自咏就看到了她,瞬间错愕以后,走路都带风地上前迎接。“小陌,你怎么亲自来了?”

    叶欣陌微微一笑,苍白的脸上有淡淡的激动,距离他们上次见面,已经有两年零十天了吧?陈自咏忙接过她手中的袋子,殷勤地领着她往自己的办公室而去。身后,无数双眼睛脱窗地看着他们离去的身影。

    杉树大编辑会主动替人拿东西?杉树大编辑会笑得如此和蔼可亲?杉树大编辑会……

    没人对刚刚听到的消息——据说杉树大编辑的来堵人的事件再有质疑,于是经过目睹人的这么一渲染,这个消息慢慢地演变成:名叫小陌的女孩子因为被大编辑杉树抛弃,不惜形象前来公司堵人……

    “这个,还给你。”叶欣陌下巴点了点陈自咏手上的袋子,后者掂了掂,瞬间想起自己将比赛内容寄给她,并附带和约的事情。

    “真的不要参加?”她不参加的话,会有多少人遗憾。

    叶欣陌轻轻点头。“你……怎么知道我的地址的?”

    “公司有备案,但……总裁不让泄漏。”

    “恩,我知道了。”叶欣陌再点头,尽管白漠然存心抹去她在雷霆的印记,但他们这些手下人为了达到目的,也还是会不顾上头的交代。还好,人家只是泄漏了地址,并没有泄漏她的姓名。

    目光在他办公室内环视一周,落在办公桌角上一个物体上。

    陈自咏正在为往事感叹,却随着她的目光看去。可不是那只她遗留下来的陶瓷杯么?“我一直等你回来取。”他起身,捧起杯子,面向她。

    不知道当初,公司上头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决定,但或许,对她未尝不是件好事。

    她颔首,却不再说什么。陈自咏行过来,将杯子放在她面前,她动了动嘴唇,终于还是伸出手去,将杯子抓在手上把玩。

    这边两人气氛沉默,但雷霆公司上上下下都爆发了。密大的专署编辑,竟然与一介小女生有染!!这还了得,这条信息一下子打破了女频那些女人对“到底密大是攻还是杉树是攻”之类问题的幻想。众女人在生气之余,不由得狠狠诅咒那个小女生,竟然敢抢密大的人!!

    “你说,那个女人叫小陌?”陆水寒刚刚休整好心态,在家里翻来覆去睡不着,决定顶着大太阳来上班。可刚进编辑部,就听到这样的消息。很好,很好,你个死女人,居然趁老子不在来勾引其他男人!!!

    咬牙切齿的某人完全听不进其他话,光那句“被大编辑杉树抛弃”就已经让他怒火中烧到失去理智。他天天在家悲伤哀怨,这女人倒好,跑来找其他男人!!

    你看我不好好修理你!!

    陆水寒一边火冒三丈地往八楼冲,一边将脑子能想到的惩罚方法全部过滤了个遍。急冲冲地撞进陈自咏所在组,无视被他撞得已经贴墙的倒茶小妹,眼冒青光地看见办公室里头,那个朝思慕想的女人将陈自咏最宝贝的杯子捧在手心,一脸痴迷的模样。

    “叶欣陌!!”

    叶欣陌正沉浸在往事的回忆中不可自拔,忽然听见一声炸雷。她错愕地转过头去:“怎么是你?”

    “怎么不能是我?”陆水寒眯着眸子紧盯着她,贪婪地将她的面容一点点的描画。才几天不见,她怎么又瘦了许多,是不是没有自己做饭吃,是不是熬夜熬得太晚,是不是……也会想他想得睡不着?……

    陈自咏愕然地看着陆水寒,他们俩认识?

    正在陈自咏发愣的时候,叶欣陌已经站起身,将杯子放在桌上。“就这样吧!这个,还是你保存好了……”微微叹了一口气后,她才笑了笑:“我该走了。”

    “好,我送你。”

    这两人根本是无视他!!

    陆水寒差点气疯了,他觉得自己现在头顶都是烟。一把拽过叶欣陌,粗鲁地将她往外扯。

    作者有话要说:真可怜的大神,摸摸~~~
澳门赌博平台网址-澳门赌城网投-真人棋牌游戏_网游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