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大神遇到大神

作者:鬼魅妹

    怀里的人静静的,不知道是不是不爱提起这个话题。陆水寒抱紧了她,手臂僵硬地不敢乱动半分。

    “菜糊了……”隔了很久,清冷的声音才闷闷地从他怀里传出来。

    陆某人慌乱地低了低眸子,回过神来。“喔!恩……”然后慌乱地转过身去,拿起锅铲胡乱挥了两下。

    身后的脚步声,慢慢地往外,一步,一步。

    眼看,脚步声就要消失在门口,陆水寒轻轻地叹了一口气。不期然,熟悉的声音飘来:“你为什么一直对他耿耿于怀?”

    某人抿了抿唇,思考一秒钟,然后很理直气壮地看她:“我吃醋!”

    “……”叶欣陌斜倚在门口,脸从门内扭来,满是无奈。

    “告诉我嘛,好不好?”某人反正豁出去了,见她好像并没有动怒的样子,叉腰拿铲子——嘴上却撒着娇,寒得某女直打哆嗦。

    “你先做完饭。”说完,女人被他吓跑了。

    陆水寒一听,嘿嘿,有门!立刻干劲十足的将剩下的菜炒好,喊女人吃饭。

    菜桌上,某人不停地给叶欣陌夹菜夹菜,已经堆成了小山。女人静静地吃着,似乎在严格遵守“食不言”的教导,可对面的男人就不怎么沉得住气了。

    “女人……”

    “恩?”叶欣陌将夹了一口土豆丝,嘴里满是糊味,暗里好笑。“真难吃。”

    “喂!”陆水寒不干了,自己半夜三更的给她做饭,容易么?“不带你这样的啊!不就是糊了一点点,一点点……而已……”声音在她眼睛一眨不眨盯着他的状况下,越来越小,越来越小。

    “你比他重要。”终于在他瘪着嘴低下脑袋时,她蹦出了这么一句话。

    “吖?”某人还没反应过来。

    “我记得有跟你解释过他的问题。”

    “可是,你当时说的……”根本不清楚嘛!他还是一点都不知道状况啊!

    “你说过不会胡思乱想的。”某女继续一脸平静地吃饭。

    “但是……”

    “或许,你可以解释下高学姐还有我们的第一次见面。”

    “……”很好。谁说大神不记仇的?记性好的大神全都搁这儿好好的等你呢!陆某人悲催地抓了抓头发,想解释点什么,但又不知道从什么地方解释起。

    “你可以不说。”叶欣陌无谓地耸肩,淡淡地瞟他一眼。

    “我……”陆水寒现在是茶壶里煮饺子,肚子里一堆的话,可就是挤不出来。抓了半天头发后,他才小心翼翼地看她的表情。“那个……女人,我,我,我真不是……你要相信我……”

    “我相信你。”女人面色不变地重复他的话,像是在安抚他。

    可是她这样,某人就越发的胆寒。指不定她现在跟自己一样心里被挠挠的慌但是表面还是装镇定——啊,对,那个jojo不是说他家女人不在乎吗?扯淡!人家明明是闷在心里头自个儿玩呢!

    说好听点,她这叫淡定,说不好听点,她这叫闷骚!

    “女人,别……你还是别说话了,我说还不成么?”悲催的小陆同学想要套别人的话,结果,掉进了别人的陷阱。“其实,我是被陆展鹏那小子给坑的。刚毕业那年,他说要给我介绍工作,结果带我进了一家夜总会。那天晚上被他和他的一群朋友给灌醉了,然后就跟lily和jojo……那时候糊涂,觉得他们的日子过的很潇洒。所以也就无所事事了两年,什么也没做,每天呢,白天睡觉晚上活动,跟那伙人一起花天酒地,干了很多放纵的事……”

    正说着,某女习惯性地将菜里的肉末剔出来放到一边,陆水寒立刻不顾自己正在忏悔这个阶段,低吼道:“不准挑食,本来就瘦了,还敢挑——”挑字的音从高亢到忽然消失半截,吞进了自己肚子。

    叶欣陌抬头看他,见他没再对她挑食有意见,满意地低下头继续吃。只是,再夹菜的时候,筷子稍稍停顿了一下,微蹙眉头,将那肉末还是混着吃了下去。

    “然后……前年,陆展鹏的家人催他结婚。我当时还在想,他怎么会结婚?他的心里不知道住了多少美女呢!可是后来,我大伯因为生气,就直接在酒店堵到他,骂了他一顿。那时我才知道,陆展鹏在学生时代其实是有一个女朋友的,只是后来,那女孩的父母嫌他太老实,阻断了两人的交往……”说到这,陆水寒继续叹气。

    某女扒饭的手轻颤了一下,望想他的眸子闪了又闪,而后,继续埋头吃饭。

    陆家的这两兄弟,还真是相似的不像话呀!

    “当时我有些害怕,就是怕有一天,我真的遇到一个像陆展鹏那样死也忘不了的女孩,会因为我的荒唐而拒绝我……”陆水寒很是老实地交代自己的心理问题。“遇到你那天,其实……开始只是想逗逗你,后来……我错了嘛……女人,是你魅力太大了我实在忍不住嘛……”

    “那你后来又怎么忍住了?”叶欣陌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后来……后来……后来是因为,因为,因为……我爱你。”吞吞吐吐很久,某人第一次清醒地将这三个字说了出来。

    叶欣陌一口饭堵在喉咙口,吞也不是,吐也不是。

    “好了,女人……我保证,以后再也不去混了……一定!坚决!”陆水寒的脸,渐渐地升起了两朵红晕,撇开头想掩饰掉自己因为说那三个字的尴尬,越说越起劲,到后来干脆要发誓。

    “哦。”女人很给面子的应了一声,饭碗一放。“吃饱了。”

    “才吃了一碗,不行,再吃点。”陆水寒皱眉,看她那单薄的身子,越看越不爽,这么瘦,以后生孩子怎么办啊!——悲催的小陆啊,您想的真远!

    “晚上吃太多对胃不好。”某女无视他的阻拦,直接将桌上的东西收拾起来。

    陆水寒想想,也是,这话倒没错。“那……你不生气了吧?”

    “生气?”女人端着碗,半侧过身子来,疑惑地道。“我没有生气啊!”

    “……”某人郁闷了。“那你还……”还问那两个女人还有自己之前的荒唐事?

    “喔,就是好奇。”说罢,女人进了厨房。再出来,看他还在桌子上发呆,微微皱眉。“去洗澡,早上早点回去……”

    “嘿……你跟我回去呀?”男人回过神来,嘻嘻地贴着她弯下的身子。

    “我不去了,初一忌讳多。”视他若无睹地继续收拾盘子,抹桌子,然后摆脱他的纠缠钻进厨房洗碗。

    “呐,你说陪我回去过年的,你也没去。不行,早上跟我回去!”

    “在我们那里,初一只能是亲人才能给大人拜年……”叶欣陌无奈地道。

    什么叫只能是亲人才能给大人拜年啊?这句话怎么这么奇怪来着?陆水寒抓了抓脑袋,琢磨了好久,忽然一拍后脑勺。笨!自己真是笨!灵光乍现的某人蹭蹭地钻进厨房,正好某女洗碗完毕要出门,却被他挡了个实在。

    “嘻嘻……女人,!”

    半晌,叶欣陌对着他的眼,没有作声。

    某人抿不住嘴角的笑意,女人,与其让我们都害怕,不如干脆套死吧!而且,如果他们结婚的话,她就能光明正大的去自己家了啊!哈哈,自己真是聪明啊!

    好久,叶欣陌才扒拉开他,背着他该干嘛干嘛去了。“我记得你上次不是双开结过吗?还是,你又去点了离婚?”

    “不是啊!女人,上次我不是故意点的,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离了……不对不对,女人!我不是说的游戏……”陆某人反射性地要反驳,可反驳到一半,忽然发觉歪了题,赶紧又歪回来,急匆匆地冲进卧室。

    女人将他的衣物捡出来递给他:“去洗澡吧!”

    陆水寒不依地将她连人带衣服一起抱进怀里。“不要,你不答应我就不去洗澡。”

    叶欣陌长长地吐了一口气:“现在还不行。”

    “为什么?”

    “去洗澡吧!明天回家,记得代我向伯父伯母问声好。”叶欣陌低敛着眉,将衣物往他怀里一塞,急急地退了开去。一双眸子,紧紧地盯着床,仿佛上面已经开了花。

    陆水寒微怔,看她倔强地孤立在那里,心里又渐渐地抹不开心疼。轻轻叹了口气,转身,却勾了个笑脸。“女人,去床上等我喔!”

    “……”身后的女人瞪着他的背影半晌无语。

    这夜,一夜缠绵。

    男人用尽了自己所有的挑逗技巧,将女人勾得娇喘连连,到最后情不自禁地抛开了那层淡然的面具叫了出来。坏心眼的男人,邪恶地在她的身上吮出一片片花瓣,在窗帘缝隙透过来的月光下,闪耀着清冷的光辉。

    次日,男人终是依了她,单独早早的离开。

    如果不回去,父母知道他是因为她才连家都不回,到时候肯定会对她颇有微辞。所以,尽管满心的不舍,男人还是狠心地走了。就在他关门的那一刹那,清冷的眸子张开。

    起床,慢慢地踱到阳台上,看着熟悉的车牌号码在风尘中离去。

    清冷的眉眼,放在空气里。发了一会呆,却忽地绽放了一朵绝美的雪莲花。

    他向自己求婚了,不是吗?

    手指互相搅动着,直到寒风袭来,她才裹了裹睡袍,慢慢地踱回卧室。

    开机,打开qq,鼠标毫不迟疑的点上杉树的头像。

    生活0322:让白漠然过来找我。
澳门赌博平台网址-澳门赌城网投-真人棋牌游戏_网游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