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大神遇到大神

作者:鬼魅妹

    入目,一片狼籍。地上,某女经常捧在手心的陶瓷杯子已经碎成了好几片,光洁的陶瓷片在昏暗里闪着耀眼的冷清,顺着碎片流淌着一部分水渍——有部分还能看见干涸的印记。碎片不远处,是散乱的书籍,还有她那被掀翻在地上的羽绒服揉成了渣。

    床上的人影裹着被子缩成一团,长长的黑发纠结在被子外,一片凌乱……脸朝里,似乎是睡着了……

    听见他的声音,某女哼了哼,表示听到了。陆水寒赶紧爬上床上,将她翻转过身子来,看她无力的样子配上灰白的唇,几乎只有了一口气还在。

    她病了?!!

    伸手探了探她的额头,哗!好烫!!

    “女人!你怎么搞的!!”陆水寒咬牙切齿恨不得打她一顿,怎么自己出去个几天,她就能把自己弄成一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

    “唔……”女人嘤咛一声,头往他的怀里钻。

    “该死!!”陆水寒紧紧抱住她,脑子里乱成一团。“走,去看医生!”

    “不……”某女迷糊地摆了摆头。

    陆水寒正要动的手呆了呆:“为什么不去?”

    “休息……”她艰难地吐出两个字,小手伸出来钻进他的外套里面,吸取温暖。

    “不看医生怎么会好?”

    “唔……”某女就是不干地扭动身体,光扭动扭动已经用尽了她的力气,连话都说不出来。陆水寒见她这样撒娇,又好气又好笑,但是这女人莫非是对医院有忌讳?明知道她以前有故事,但是她又不说,自己只好顺着她的性子尽量不去惹她。可是她这也坚持不去看医生,自己到底该怎么办才好?

    “我去给你买药,你先睡。”脑子乱了一会后,陆水寒才这样说道。可怀里的人早没了反应,他只得摇头将她放下,一接触到发凉的被单,小脸上的眉头蹙了蹙,但仍睡得很沉。

    陆水寒急匆匆地去买了药回来,看她还在睡,于是将她弄醒吃药。某女一直处在迷糊状态,乖乖地吃了药后,抱着陆水寒的腰身不撒手,害得他狠狠翻了好几个白眼。不过她吃也吃药了,应该没什么大事的吧?不知道要不要把大伯叫来给她看下……唔……

    被叶欣陌抱着的某人在胡思乱想中,带着满身风尘歪在床头,睡去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叶欣陌觉得自己在火海里走了一遭后,终于回到真实的世界。眼睛张开,眼神涣散了好一会,才集中。看见面前的俊颜,很是眨巴眨巴了几回眼。当感觉到自己的手正紧紧抱着别人的时候,叶欣陌原本就高烧的脸烧得更加厉害了。

    “醒了?”陆水寒这时也突然惊醒过来,看到那双清亮的眸子在朝自己看,蹙着眉头问道。“现在感觉怎么样?”

    叶欣陌摇头,想要开口,却发现自己差点说不出话来。清了清喉咙,才勉强发出声音:“好多了。”

    “头疼吗?”

    叶欣陌老实地点头,原本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突然移上自己的太阳穴,力道不轻不重地揉起来。她舒服地闭上眼,感觉脑子清明很多。

    “饿不饿?我去给你做点吃的,看你好象很久没吃了。”低沉的嗓音有点嘶哑,不知道是急火攻心还是自己也染上了风寒。

    闭着的眼睛突然张开,眼眸里滑过一丝亮光,小脸上满是期待。就像很久没吃到食物的小狗,此刻听到主人回来时的表情。陆水寒哑然失笑,轻轻拍她的肩膀,将她的头放在枕头上,轻柔地给她掖上被子。“你先睡一会,好了我再叫你。”

    叶欣陌眨巴眨巴眼睛表示明白,看他走出去,才放心地闭上眼。失去知觉不久,她被他摇醒,紧接着一股香味钻进她的鼻腔。肚子顿时咕噜了一下,嘴里唾液分泌加快。陆水寒小心翼翼地半抱着她,一调羹一调羹地给她喂粥,不时地将粥吹得低温些,不时地问她烫不烫,不时地拍拍她的背给她顺气,一小碗粥吃了大半个小时,才终于吃完。

    等他出去,她又昏沉地睡着了。再醒来,某人正拥着她,睡得香甜。好看的眉眼像个孩子似的平和,有时还抖动一下,睡得不是很安稳。手臂上的力道倒是没有减少,她试着动了一下,他马上便收紧怀抱,于是她只能望着他安宁的脸发呆。

    终于,在自己最需要人的时候,有一个人出现在自己面前了呢!

    叶欣陌低低地笑,笑里,含着酸涩。她听到他焦急的呼叫,她听到他去买药时的急促脚步,她听到他温柔地叫她吃药,她听到他轻柔地问她粥烫不烫……来到这世界二十多年,从未遇到这样的关心,窝心的感觉,一直徘徊在她的心口,久久不下。

    苍白的手爬上他的睡颜,这样一个男人,怪不得有那样的自信和张扬,喜欢他的女孩子,大概能排很长很长的队伍了……

    眉尖抖动一下,深邃的眸子一下张开。

    叶欣陌僵了僵,抽了抽嘴角,垂下手,眼皮也垂下来,装鸵鸟。

    “现在怎么样?头还疼吗?还在发烧吗?”说着,手已经到了她的额头,某人根本没在意她的手的问题。还好,温度已经降了很多,虽然比她原本的冰冷要稍微高上一些,但好歹不那么吓人了。

    她摇摇头,不语。

    “呼……好象好多了……”陆水寒自言自语,随即无奈地道:“女人,怎么我出去几天,你就感冒成这样子了?”

    “我……”她张了张口,声音有点嘶哑。“我……洗澡的时候忘了开煤气……”

    “……”

    “湿透了才感觉不对劲……”某女声音越说越低,天知道,她那是因为阴谋得逞兴奋的……忘了要查看水的事情。

    陆水寒磨牙,但看她一副“我错了”的样子,又忍不下心拍她,只得将手臂拢了拢,紧紧箍住她。“你啊!!以后不准这么大意……”

    “恩……”某女乖乖应声。

    半晌,两人相拥无语,双双睡去。

    直到陆水寒回来的第四天,叶欣陌才终于恢复了正常。生病期间,她倒是很乖的,不顶嘴,不上网,天天偎在被子里,等着饭来张口衣来伸手,过得那叫一个舒服自在。

    这天,她正裹着大衣在厨房看某人做饭,小小地伸手去偷夹起锅的小菇,被某人轻轻地拍了拍手背狠瞪,只得撇嘴出得厨房。突然,门铃响了。

    作者有话要说:这章真狗血啊``爬走``
澳门赌博平台网址-澳门赌城网投-真人棋牌游戏_网游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