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大神遇到大神

作者:鬼魅妹

    在自己那张两米五宽的大床中间,被子全被蜷在一起缩成一团,而且能看见某人极清晰的抖动。陆水寒忙扔掉鞋爬上去,拍拍她:“女人!!你怎么了?”

    被子连人仍在抖动,陆水寒只好扒拉开被子,里面的人感觉到凉风,抖动得更加的厉害。他瞬间明白了,敢情这女人是怕冷?!!

    想也不想地,他将她连人带被一起抱住,被子里的人渐渐地平稳下来,慢慢地扒出一只手,而后探出一张苍白的小脸,可怜兮兮地瘪着嘴。女人,你的名字叫脆弱。

    陆水寒看得又好气又好笑:“不是冻成这样吧?这温度还不低。”就是因为温度不低,所以房间里没有开空调,反而更加的冷清。

    “我天生体质阴寒。”她继续瘪着嘴,本来就苍白的脸上,那嘴唇的颜色已经变为了淡紫色。

    “所以才经常通宵,白天睡觉?”陆水寒脑子一闪,得出这样一个结论。看到她迟疑地点头,陆水寒真是恨不得把这女人的脑子剖开好好瞧一瞧有没有搭错神经。“你天天通宵不睡体质更差,抵御低温的能力也就更差,难道你不懂吗?”

    “懂……”某人瘪着嘴低声回道。

    “那你还天天通宵不睡?”

    “可是……很冷……”

    可怜的模样让陆水寒瞪着眼睛,重话说不下去,只得继续抱着她。过了一会,他才继续道:“你是不是,还有点怕黑?”

    “是……”

    怪不得,怪不得她之前老是欲言又止的模样,原来是想留下自己。陆水寒在心里得意地笑了,自己终于派上了用场——虽然这用场与他的出发点有点出入。“算了,看在你帮我的份上,今天晚上我就陪你睡了——”

    怀里的某人猛然瞪大了眼睛,有点惊愕,有点害怕,有点庆幸,又有点退缩……

    “不……”用字还没出口,陆水寒已经脱了外套将她的被子掀开,溜了进去。“我不动你。躺直。”

    “我……”叶欣陌张了张嘴,但他的手臂已经环在了自己的颈项之下,他身体上的热度隔着层层布料传递而来,顿时感觉整个人都精神很多。想了想,决定在特殊环境特殊对待,他不也说了,不动自己吗?

    乖乖地躺直,虽然被单上凉薄的温度害得她恨不得整个人都贴在他的身上,但她却一声不吭。男人是冬季必备的取暖物品,原来前人的话是很有道理的。

    女属阴男属阳,通常情况下,冷天里的男人温度都会比女人高上很多,所以叶欣陌很宽心地安慰自己,就当他是个抱枕算了。

    陆水寒三下五除二,将自己扒的挺干净——身上只有了一条内裤。他在心里咧嘴,嘿嘿,谁让自己不怕冷啊不怕冷。伸手将台灯关掉,回头,紧紧抱住怀里的那个软绵绵的大冰块。啧,还真是冷啊!

    一不小心碰上她的脚,陆水寒差点没叫出声来,这跟冰箱里的冰块有什么区别?叶欣陌本来正在为自己怎么碰都能碰上他的肌肤而烦恼,察觉到他在抽凉气,不好意思地缩了缩脚。“对不起,我的脚一直都这样……”

    “一直都这样?”陆水寒在黑暗里挑了挑眉。

    “恩,一年四季。冬天更凉。”

    陆水寒叹了一口气,原来她这副性子,是因为这身子而来的啊!脚探了探,将她的脚勾进自己的两腿间,冰凉的触感刚开始有点不适应,但是过了几秒后,也就麻木了。“现在好点没?”

    “恩……”叶欣陌低低地恩了一声,脑子却清醒的很。

    脚上传来的热度,是她这二十多年的冬天没有享受过的温度,从心里溢出的满足感充斥在她胸膛。这男人,并不如她想象的那样败絮其中嘛!虽然仍然还是有点色色的……

    陆水寒比往常要沉默,为啥?美人在怀,他脑子里尽是些绮丽的画面,但却不得不压住这样的冲动——这得耗费他多大的精力啊!!叶欣陌以为他不想说话,自然就更不会开口说话。两人一直沉默着,以为对方开始进入睡眠。而实际上,叶欣陌将脸埋在他的胸膛上瞪着眼睛毫无睡意,而她头顶的陆水寒则瞪着天花板上从窗帘缝隙里泄进来的一丝丝亮光发呆……

    黑暗里,只有一男一女浅浅的呼吸声。

    由于有了陆水寒这个暖床的,叶欣陌的身体也被他抱出了温度,渐渐地两人终于没有之前那样的难受。叶欣陌觉得舒服多了,于是小小地一动,大腿滑过某个不该滑过的地方……“轰!”她脑子片刻空白。

    “你太小了!”

    “我哪小了?”

    “恩,你哪都小。”

    ……

    似乎,好象,没自己想象的那么小……叶欣陌回过神来,自己抽了抽嘴角。经此一事,她再也不敢随便乱动。只可惜,光这样的随便一滑,已经引起某人的反应。那双原本就灼热的大手,慢慢地不安分起来,在叶欣陌的腰际上徘徊。

    徘徊了一阵,又慢慢地摸进睡衣里头,享受那如脂的肌肤。

    “你说不动我的!!”叶欣陌清冷出声。

    某人楞了楞,手仍然没停,嘻嘻一笑。“我这是给你升温。”

    叶欣陌翻了个白眼,手伸过去抓住他的爪子。“别动,睡觉。”

    陆水寒撇了撇嘴,好嘛!睡觉。不过,他的手正被她主动抓着唉……某人像老鼠偷到油似地贼笑几分钟,终于忍受不住周公的召唤,头一偏,睡觉去也。

    一早醒来,陆水寒怀里的人已经人去床空。他暗地敲了自己一记,多好的机会啊!!自己怎么睡得跟猪似的!!就算早点醒过来也好,可以欣赏一下她主动拥抱自己的睡姿啊!啊啊啊啊,贪睡真不是好习惯。

    洗漱完出了门,清冷的身影正陪在陆妈妈旁边拿衣架晾衣服。陆水寒皱了皱鼻子,摸进厨房,果然,自家老妈不叫自己吃早饭的习惯光荣地坚持了下来。还好,这次她记得给自己留了饭。随便弄了点饭菜端出厨房,正好碰上叶欣陌转身进来。

    两人视线一相对,陆水寒忙吞下嘴里的饭菜,打个招呼:“嗨,早上好。”

    叶欣陌微微点头,算是回了礼,然后坐在沙发上看电视。阳台上收好东西的陆妈妈进得门来,看见自家儿子傻乎乎地站在那里盯着人家小姑娘看,劈头就是一顿好骂:“你个死小子,睡得跟猪一样!!还知道吃啊!!”

    陆水寒尴尬地收回目光瞥了一眼老妈,赶紧再扒了一口饭,一边嚼一边喊了声:“妈……”

    得,还带**的波浪音!只可惜配上那满嘴的饭,原本撒娇的意味硬是生生打了五折,陆妈妈狠狠打了个冷颤,恨不得拍他几巴掌。但考虑到自己儿媳妇还在,于是给他留了点面子,只是瞪了他几眼,便回到房间里去忙活别的了。

    叶欣陌见到这样的场景,悄悄地笑了起来。陆水寒含着饭坐到她旁边,一边吃一边看电视上劈啪一□爆的鲜血淋漓场景,瞬间楞在那里,一口饭吞也不是不吞也不是。该死的,自己怎么就摊上了个看恐怖片还能笑得出来的媳妇……

    好象不对,她还并不是自己媳妇。只不过,如果自己媳妇真的是她,好象还不赖唉!!陆水寒最终还是将那口饭咽了下去,但再也没敢看电视画面,只能盯着身旁那冷清的人一点一点地描绘。

    “好看么?”清冷的语音带着一点浅笑。

    “好看。”陆水寒楞楞点头,随即醒悟,自己偷看被别人发现了——他也不想想,一口饭嚼了五分钟还没嚼下肚去,是个人都知道他在偷看了。

    还没等陆水寒尴尬完,陆妈妈终于又出得门来,手上拎了一堆的东西要洗。“妈,爸呢?”他从没觉得自己的老妈这么可爱过。

    “去工厂了,等会就回。”

    “喔!”陆水寒重重地应了一声,赶紧低头吃饭,不再敢看身旁的人影。

    一天的时间,在坐如老钟的陆爸爸、心怀鬼胎的陆水寒和相谈甚欢的一老一小两个女人面前,流逝得飞快。傍晚时分,陆妈妈终于不能再挽留两个人留下过夜。他们小的,也有小的日子,工作和其他事情也还是要兼顾的。陆妈妈很是留恋地送两人出了门,目送他们离去。

    清冷的夜风在窗外呼呼地刮。

    叶欣陌看着窗外,平淡的面孔在车窗上投下说不出雅致的剪影。陆水寒踌躇一阵,终于还是搭了话:“这两天,谢谢你了。”

    “不客气。”

    “以后……”想起叶欣陌那天提的条件,陆水寒胸口就很闷,早知道不答应这女人,什么破条件啊!!自己当初还不是怕也沾上一个跟lily她们一样的女人才答应了她,可谁知,这回对方没栽,自己反而先栽了。

    “还是跟以前一样吧!”叶欣陌微微偏头,斜望半空的星星。

    “喔。”陆水寒闷闷地应声,车子开得跟牛车一样慢。回去的路要是再长些就好了,再长一些……不期然,便上了s城著名的南北分界桥。“喂!”

    “恩?”

    “下去吹吹风吧!”

    叶欣陌抽了抽眼角,没事跑桥上吹风,倒是他抽风了吧?但她也懒得跟他磨蹭,也罢,两人就这一会相处了,不跟他顶嘴了吧!于是,她点了点头。

    看陆水寒雀跃地蹦了出去,她只好也打开车门。才刚出车门,一束急光从远处照过来,她反射性地用手臂去挡,紧接着听见一阵轰隆声急速弛过,身体被一个温暖的怀抱带到一边压在车前,然后便是一声闷哼。
澳门赌博平台网址-澳门赌城网投-真人棋牌游戏_网游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