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零开始

作者:雷云风暴

    被我羞辱了一番的鬼手信长和冰封女妖终于意识到了和我吵架是没什么好结果的,于是两个人便一起冲了上来,而且这两个人虽然据我所知应该是第一次碰面,但他们的配合却相当的默契。

    冰封女妖选择了直来直去的攻击方式,一上来就直接踩着墙壁冲上了二楼。当然我是不可能站在原地等着被打的,所以我直接张开翅膀猛地一扇,整个人嗖的一下就到了对面的墙壁边上。

    这大厅虽然面积不小,不过毕竟是建筑内部,空间也不会大到哪去。我一扇翅膀就到了建筑对面,而冰封女妖却是直接一蹬墙壁整个人反弹出去追着我又飞了过来。

    看到冰封女妖前进的路线,我直接翅膀一收就降落到了地面上,但是让我没想到的是,鬼手信长那家伙不知道什么时候居然已经等在我下落的位置上了。发现鬼手信长的时候他已经对我发动了攻击,所以我毫不犹豫的就是一个转身让开了他的攻击,但是还没等我站好,旁边又突然飞过来十几个魔法弹。

    看到那些闪着不同光芒的魔法弹,我干脆直接迎着那些魔法弹冲了上去。在路过第一个魔法弹的时候永恒直接横向一扫将其朝着鬼手信长的方向推了出去,而鬼手信长本来是打算追我的,没想到突然飞过来一个魔法飞弹,逼的他不得不减速避让。

    就是这么一停顿的功夫我已经从那些看似密集的魔法弹之中钻了过去,这些魔法弹虽然多,但就好像是高速公路上飞驰的汽车一样,如果你的身手足够敏捷,在这些车流之间穿行也不是做不到。同样的,这些魔法飞弹因为都是瞄着我去的,所以飞行路线几乎都是在一条直线上,我在中间来回闪避了几次就成功避开了这些魔法飞弹。当然,虽然看起来我好像是轻描淡写的就搞定了这些个魔法飞弹,但实际上这都是因为我有着超强的敏捷属性以及超高的神经反射速度。正常玩家别说根本来不及反应,就算你运动神经超群可以对这些魔法飞弹的飞行轨迹进行捕捉并计算出安全路线,正常人的身体素质也决定了你即便是知道路线也绝对钻不过去。

    成功钻过那些魔法飞弹之后我实际上就已经到达了那边的其他行会会长的身边。这些人可不像是冰封女妖和鬼手信长那么勇猛。鬼手信长是因为知道退无可退,我们现在已经算是死敌了,所以他和我见面都不会手软。而冰封女妖完全是因为本身的性格以及她的实力。一方面冰封女妖的性格完全继承了俄罗斯民族好战的特点,虽然是女性,但她却异常喜欢战斗,而且当她进入战斗状态之后甚至会有类似于狂战士一般的感觉。另外,本身冰封女妖的个人实力也是相当不错的,所以她只是知道我比她强,却并不怕我,顶多就是战斗时更加的小心一些而已。

    但是,这两个人不怕我,其他人可不是这么想的。至少这里的这么多行会会长之中就有一大半都非常的害怕我。在看到我冲上来之后,现场的那帮家伙立刻就做出了完全不同的三种反应。

    第一种反应很正常,那就是进入战斗状态,准备接站。正常情况下大部分人都应该是这个选择,但是现在这里的会长之中顶多只有三分之一的做了这种选择。

    第二种反应相对第一种就稍微的激进一点,他们直接朝着我冲了过来,目的可能是为了获得主动权。只是我很怀疑这些人到底有没有研究过我的战斗特征。其实《零》的各种网站论坛之中早就有人将我的战斗特点分析的差不多了。其中比较重要的一条就是,绝对不能让我近身,因为我的远程攻击看似很犀利,但实际上近身之后才是我最可怕的时候,因为他们发现我的反应速度似乎超越大部分玩家很多很多,所以近身战中几乎没有人可以在我身上占到任何便宜。

    现场这帮会长们作出的第三类反应和前两个完全相反,前面两种不管哪一个都是准备要战斗了,而第三种则是完全的放弃了战斗。有大约五分之二左右的会长没有任何和我接站的意思,在看到我冲过来之后这些人转身就跑,而且一下就冲出了这个大厅,显然是不想和我战斗。

    因为突然少了一小半人,剩下的那些玩家更加的紧张,只是他们紧张不紧张这个时候都没用了。冲过魔法飞弹屏障的我已经重新将永恒钩镰枪拿在了手里。这种长兵器虽然看似使用起来并不方便,但其实看过我战斗的人都知道,我手里的永恒钩镰枪杀伤力远比想象中要惊人的多。

    一般来说长兵器因为力矩问题,虽然攻击范围大,但实际上能用上的力气却非常小,而且过长的柄意味着转向不灵活,而速度慢下来的话,命中率自然也就跟着下降。这也是大部分人不喜欢用长兵器的原因,尤其是在人多的时候,长兵器极易被人群卡死,然后陷入没法使用的状态。但是,以上情况对我的永恒钩镰枪却并不适用,这个主要还是因为永恒本身的切断法则太犀利了。因为本身的锋利程度无与伦比,所以永恒钩镰枪不管是砍人还是砍别人的兵器,那都跟切豆腐差不多。如果一个人的武器卡在了木头里拔不出来,那是很正常的事情,但是你见过有谁的兵器被豆腐卡住的?所以说,永恒钩镰枪根本就不可能被什么东西卡住,它的锋利程度决定了只需要很小的力量它就能将阻挡自己的一切东西都一刀两断。
澳门赌博平台网址-澳门赌城网投-真人棋牌游戏_网游小说网